首頁 >索引總覽
女工悲曲 列印 列印
類別:單篇作品撰寫者:許俊雅

臺語詩。楊華1932年的作品,發表於《台灣文藝》2卷7號,1935年7月。詩的內容是:「星稀稀,風絲絲,/淒清的月光照著伊,/搔搔面,拭開目睭,/疑是天光時。/天光時,正是上工時,/莫遲疑,趕緊穿寒衣。/走!走!走!/趕到紡織工場去,/鐵門鎖緊緊,不得入去,/纔知受了月光欺。/想返去,月又斜西又驚來遲;/不返去,早飯未食腹內空虛;/這時候,靜悄悄路上無人來去,/冷清清荒草迷離,/風颼颼冷透四肢,/樹疏疏月影掛在樹枝。/等了等鐵門又不開,/陣陣霜風較冷冰水,/冷呀!冷呀!/凍得伊腳縮手縮,難得支持,/等得伊身倦力疲,/直等到月落,雞啼。」寫出深恐上班遲到的女工,在淒清的夜光下醒來,便趕穿上衣服,頂著寒風匆匆趕到紡織工廠上班,發現紡織廠鐵門深鎖,才知道誤把月光的明亮,錯為「天光」(天亮),她想回家,又怕來不及上班,只好忍受飢餓、寒冷,獨自一人等到天亮雞啼。這首詩以溫和委婉的方式,把生活背後驅迫人的無形的壓力,用迂迴的方式表現出來,較直接控訴、批判手法更讓人動容。作者不正面寫女工上班時所受的欺凌、壓榨與剝削,而把焦點放在上工前那一段驚悸、趕路、徘徊的心情上,這緊張驚懼的心情刻畫,正暗示了上工後所遭遇的苦況。臺語的運用圓轉自如,聲韻和諧,如目睭、天光、趕緊、入去、來去等,而「走!走!走!」(閩語「跑」),聲音短促,三字貫串而下,更特寫出女工怕遲到拚命跑的情境。句末用低沉哀吟的齊齒音,在不斷的押韻、協韻聲中,顯得格外淒慘,讓人動容。

瀏覽人次: 1002
回上一頁